集体土地征收网集体土地征收网

集体土地征收网,为您提供最全的征收资料。?收藏本站 订阅本站
您现在所的位置: 主页 > 案例展示 >

河北拆迁系列五:维权99天

分类: 案例展示 发布时间:2012-10-17 11:23 录入:集体土地征收网
河北拆迁系列五:维权99天
 

【事实概要】

         2007年5月,河北省唐山市迁西县人陈绿声(化名)在县城西环路地块租赁了2.6亩国有土地,建设起一个汽车修配厂开始经营,租赁期十年。“水去日日流,花落日日少”,随着时间悄无声息地流逝,陈绿声的生意日渐红火起来。

         2010年10月,拆迁大潮席卷而至,迁西县人民政府准备将西环路一带地块出让给开发商建设一个大型汽车修配厂。拆迁伊始,迁西县人民政府便冲锋陷阵在最前沿,担起了拆迁补偿谈判之重任。拆至陈绿声的汽车修配厂时,政府的开价是20万元。经过一番成本、损失计算,陈绿声认为补偿额度过低,要求提高。但对政府而言,20万元的补偿额就是没有还价余地的“一口价”,遂双方和谈失败。

         2010年11月17日,陈绿声收到了一张令他莫名其妙的《限期拆除通知》,该通知由迁西县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作出,称陈绿声的汽车修配厂属于“临时建设,未办理建设规划手续,属于违章建筑”,限其七日内自行拆除。几年来一直依法纳税的陈绿声对这个拆迁后才冒出来的“违章建筑拆除令”自然是不服的,于是选择了无声状态的负隅顽抗——不予执行!此外,法律意识较强的陈绿声还自学成才,向唐山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申请行政复议,请求撤销迁西县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所作《限期拆除通知》。唐山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于2011年1月10日作出驳回裁定。陈绿声不服,继而提起行政诉讼。

         陈绿声的自力救济并未能屏退变相拆迁危机——2011年2月16日,迁西县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再度向陈绿声发出《通知》,责令陈绿声在2011年2月20日前自行拆除违章建筑,否则将予以强制拆除。这一纸通知使得陈绿声心里蛰伏了三月之久的压力呈裂变之势增长,于是,陈绿声决定化被动为主动,赴京寻找最好的拆迁维权律师,维护自己岌岌可危的权利。同年2月20日,陈绿声与盛廷律师事务所签订委托代理协议,骨干律师潘金忠依委托成为前者的权利守护人。

【办案掠影】

办案第一辑:律师书函撤“拆通”

         介入陈绿声维权个案伊始,素来雷厉风行的潘金忠律师即展开维权第一方略,分别向迁西县人民政府、迁西县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发出《律师函》,一方面告知了陈绿声已委托律师、其维权之音已镀上严肃而神圣的法律色彩的事实,另一方面则鞭辟入里地分析了陈绿声的汽车修配厂之所以存在规划手续不完整的历史缘由乃是行政审批制度不完善的“不可抗力”。

        言之灼灼、理之确确的《律师函》在散布历史文明足迹的迁西县一石激起千层浪,县政府旋即派出“御用”律师联系潘金忠律师,表示政府愿意进一步协商补偿安置事宜,并暂缓采取强制手段进行拆除。所谓“战阵之间,不厌诈伪”,以防和谈有诈,潘律师要求双方签订承诺书,以白字黑字明确拆迁补偿项目、补偿费用、停业损失补偿等内容。对此要求,政府一方未置可否。不过,2011年4月27日,陈绿声收到了一份让他喜上眉梢的《通知书》——迁西县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通知撤销其之前对陈绿声所作《限期拆除通知》和《通知》。

办案第二辑:法院传票惹风波

         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继《通知书》发出之后,政府便开始游说陈绿声撤回《限期拆除通知》之诉。由于补偿安置事宜尚未尘埃落定,潘律师帮助陈绿声理性分析了撤回诉讼的法律风险,后陈绿声决意拒绝撤诉,誓将诉讼之路进行到底。

        2011年4月29日,迁西县人民法院派出法警给陈绿声送达开庭传票,然,“天有不测风云”,双方产生冲突,直至110与迁西县政法委书记出面调停才最终平息这场风波。

         2011年5月6日,迁西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陈绿声诉迁西县住房和城乡建设规划局《限期拆除通知》一案,有备而去的潘金忠律师从五个方面层层推进论证了被诉行政行为的违法性:①主体不具备相应法定职权;②适用已经失效的《城市规划法》作为法律依据违法;③处罚形式不符合《行政处罚法》要求的格式要件;④处罚程序不符合《行政处罚法》规定的程序要求;⑤被告未当庭举证证明被诉处罚行为的合法性,依照《行政诉讼法》的规定应认定为行为违法。

         金牌律师的精彩辩术将限拆行为的合法性剥离殆尽,使政府一方落入了穷兵黩武的境地,于是,顷刻之间,局势陡然发生逆转——2011年5月7日,迁西县公安局向陈绿声发出了《刑事拘留通知书》,这场囹圄之灾再次黯淡了陈绿声的拆迁命运……

办案第三辑:化险为夷转落幕

         陈绿声被拘之后,其家人又将一份新的重任委托给了潘金忠律师,即解救陈绿声于刑事困局之中。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潘金忠律师于2011年5月中旬亲赴迁西县公安局,一则会见当事人陈绿声,二则与负责处理案件的迁西县公安局局长与政法委书记进行零距离沟通,以为当事人争取到取保候审。

        专业人士的力量再次显现“乾坤苍莽正风尘”的佳境——同年5月下旬,陈绿声成功取保候审。而在陈绿声不再受拆迁之殇羁绊的同时,他的拆迁补偿命运也一并变得沧海明月起来:县政府再次找到他协商补偿安置事宜,最终双方达成一致意见,签订补偿协议,约定由县政府相关单位补偿陈绿声30万元,并由县政府依照法律程序向其出让2亩国有土地的使用权,以继续经营汽修厂。

        协议签订后,陈绿声撤消了《限期拆除通知》诉讼。在他将这一讯息告知潘金忠律师时,后者莞尔间如释重负。与此同时,一场为期99天的维权之旅完美谢幕。

【律师说法】

        国家的首要职责,不是发展经济,不是强大军事,而是维护社会的公平和正义,保障社会弱势群体不被淘汰!此为国之根本!——马英九

         越改革,越开放,被边缘化的人群数量就越多,因为这是一个由物竞天择的规律主宰的时代,同时,这也是平均主义盛行的社会模式转变成为经济细分主导的社会模式的必然结果。在社会进步的同时,这部分被边缘化的人群恰恰散落在进步的长尾上,承担着比较严重的相对剥夺感。这部分人群,有个同一的名称,谓之“弱势群体”。

         近年来,随着全国各地大拆大建活动的此起彼伏,社会地位原本差异较大的公众组建成了一支新的贴有“弱势群体”标签的队伍。队伍里的人群,有的因拆迁从住别墅变成了住商品房,有的因拆迁从住大房子变成了住小房子,有的因拆迁从小商人变成了无业游民,有的因拆迁从安分守己的良民变成了缠访户、上访专业户……对他们而言,拆迁无疑是一场博弈,而在这场博弈中,他们没有决定输赢的权利,也没有逃脱的幸运;对他们而言,幸福无疑因拆迁而沦陷!

        按照马英九先生所言的国家首要职责理论,拆迁户这一类弱势群体的损益问题之解决应当属于国家职责的范畴。这无疑是正确的。但是,这并不代表拆迁户可以等待一个抽象的国家机器来实现自己的公平正义。毕竟,国家为公民个人的最大贡献在于提供一个尽可能完善的制度保障,而“徒法不足以自行”!举例来说,当旧拆迁条例被整个社会广为诟病时,国家行使其职责,通过立法行为修正了制度缺陷。但这并不能一劳永逸地杜绝违法拆迁行为的发生,恰恰相反,各地违法拆迁行为层出不穷。那么,到底拆迁户们的幸福在哪里?以本案为例,答案不言自明——依法维权。

 

2011年12月笔


本文链接地址:/anlizhanshi/2012309.html
本文标题:河北拆迁系列五:维权99天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订阅到你的邮箱
最近更新
热点推荐
热门阅读